豆奶app食色在线

Post in 未分类

得到了太守府授权,短短几天时间,除了太守府所在西陵县之外,其余江夏县治的县兵和乡兵,都落入了几家地方豪强之手。

刘琦也是第一次直观见识,东汉末年世家豪强的手段。

够强悍也够冷酷!

县城也有小地主小豪强,结果遭遇郡级豪强毫不客气的打压和绞杀,真的一点都不客气。

对此,反应最激烈的,自然是刚刚得到郡兵掌控权的刘磐。

这厮的性子有些急躁,等不及刘琦可能的解释,趁汇报曾兵事务的当口,主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?

之前不是说得好好的么,他和黄汉升执掌江夏郡军权?

眼下,那帮子地方豪强控制了县兵和乡兵,人数加起来可是不少于一万!

尽管战力不堪,可人数摆在这里,也是一股不小力量。

“将军不用担心,这些豪强和他们手下的县兵以及乡兵,都是给新野的刘皇叔准备!”

刘琦笑吟吟开口,直接点明其中缘由。

“给驻守新野的刘皇叔准备?”

初秋南方清纯美女田地上的唯美写真

刘磐大吃一惊,满脸都是不可思议,摇头道:“大公子词句,磐看不懂!”

“很简单!”

刘琦悠然道:“刘皇叔驻守的新野,正在堵在曹军入荆的行军路上,曹军可能置之不理么?”

连连摇头,刘磐心道怎么可能?

“以皇叔的性子,也不会轻易放弃新野!”

眼中满是笑意,刘琦继续解说道:“可区区新野小城,怎么可能阻挡曹军汹涌兵锋?”

“最后的结果,自然是新野城破皇叔大败亏输,多年积累的兵马还能剩下多少,实在难说得很!”

刘磐连连点头,这样的推理十分正常,可这和江夏县兵和乡兵的指挥权,有什么联系?

“我敢肯定,皇叔一旦败退,肯定会退到江夏来!”

半躺在长榻上,刘琦语不惊心思不休道:“到时候,指不定整个荆州已经落入曹孟德之手? 我不可能投降曹贼!”

说到这里? 眼中闪过冷厉光芒,沉声道:“到时? 江夏军必定要和曹军决一死战? 皇叔手下顶尖武将和一流武将不少,还有诸葛孔明这等天下智者? 岂不是最好的盟友?”

刘磐满心震撼,一脸痴呆说不出话……

不想一向以文弱示人的大公子? 真的狠起来也是叫他心头发寒的。

想想也是? 大公子毕竟跟随景升公多年,不说旁的一句‘见多识广’的评价肯定少不了。

加上又是皇室比较有力的一支,接受的都是最为顶级的教育,大公子怎么可能真的没有任何出彩之处?

只是? 刘玄德何德何能? 能叫大公子如此看重?

又是准备上万县兵和乡兵供其整编,又是把其当做心腹盟友支持?

别以为大公子这是心狠手辣,在刘磐看来绝对是刘玄德的看重和重视。

他和黄汉升就是想当江夏郡的挡风石,和兵强马壮的曹军狠狠干一架,大公子都不会答应。

同时这也是一个考验? 若是刘玄德能够通过,以后还有迅速崛起的机会? 否则一切免谈。

说服了刘磐,自然不用担心来自郡兵系统的反对声音。

不要以为他脑子犯傻? 其实这也是顺应大势而已。

真实历史上,曹刘孙三家大战? 弄出来的赤壁之战? 好像和原主的江夏郡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原主这个江夏郡太守? 就跟打酱油的差不多,实则不然。

刘备败逃当阳,最后跑到樊口屯驻。

樊口是什么地方,紧邻江夏郡的长江沿岸城镇。

刘备当初被曹操亲率五千人马,杀得大败亏输,逃到当阳的时候,抛弃妻子仅带着诸葛亮等数十人逃脱。

若非张飞猛的一批,怒镇当阳桥吓退曹兵,怕是刘备要糟。

就算后来陆续收拢逃散的败兵,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千人马,而且还是新败之军指望不上有什么士气和战斗力。

可等到刘备和孙权联盟的时候,手下人马足有上万不说,甚至就连水军都颇有规模。

短短时间内,刘备哪来的人马?又是哪来的军械粮草?

江东孙权可没那么好心,会支援刘备人马和军械粮草,刘备也不敢接受孙权的支助啊。

纵观当时的荆州,有能力也有意愿支援刘备人马和充足粮草军械物资的,也就只有坐镇江夏郡的原主了。

不用想,以原主当时的身体状况,江夏郡指不定已经暗中落入刘备之手。

从之后原主病故,刘备接收荆州的时候,江夏郡没有丝毫动乱,就可以推断一些事情。

刘琦穿越过来的时间太短,加上自身身体状况不如意,想要扭转乾坤不是没可能,只是需要花费的代价太大,不值当。

也就是说,刘大耳若是没有特别际遇,依旧避免不了败走当阳的下场。

那时候,他依然会伸出援助之手,给予刘大耳足够的人马和军械粮草,让其继续和曹孟德相爱相杀。

不过,江夏郡这边,刘大耳就别指望能够染指了。

这厮到时候实力损伤太过严重,加上身边猛将众多,又有一个诸葛亮,难免不会打江夏郡的心思,刘琦干脆给他准备好人马。

到时候,将上万县兵和乡兵部送过去,加上足够的军械和粮草,就不信自诩仁义的刘大耳还会有什么动作。

正史上,曹操的大军没有危及江夏郡,刘琦也没有打算出头,还是让刘大耳继续和江东孙权联盟吧。

刘琦打算当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,顺便让刘大耳帮忙收拾江夏郡内部,不听话的地方豪强。

至于眼下的高武三国,还会不会出现赤壁之战,以及期间一系列精彩故事,那就慢慢等待好了。

……

刘磐返回郡兵军营,将大公子刘琦的某些打算,部告知了黄忠。

黄忠先是恍然,而后皱眉道:“大公子,难道就没有和曹军硬碰硬的心思?”

竟然把刘大耳当做挡箭牌,这位刘皇叔可不是易于之辈啊。

“怎么硬碰硬?又拿什么硬碰硬?”

刘磐好笑道:“就咱们手里这点人马么?”

剑黄忠不爽,这才无奈解释道:“若是有一支得力水师的话,咱们还能冒险和曹军厮杀一阵,可眼下……”

黄忠默然……

上一任江夏天太守黄祖败得太惨,江东人马做的也足够过分,将黄祖手下的水军船只大部焚毁。

“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?”

“汉升兄放心,到时咱们还是有和曹军对上的机会,少不了汉升兄的出手机会!”

“如此甚好,若是不能和雄霸北方的曹军比划几下,心中实在不甘得紧!”

黄忠哈哈大笑,豪气道:“我对曹军闻名天下的那帮将领,很感兴趣啊!”

……

建安十三年七月,东汉丞相曹操,亲率百万北方精兵入荆,正式启动荆州之战。

镇守新野的刘备军,并没有如同正史上那般落荒而逃,而是相当豪气和来势汹汹的曹军对峙。

十万刘备军,和百万曹军在新野城外大打出手。

当是时,天穹风云变色。

军气冲霄,呐喊厮杀之音惊天动地。

顶级武将的神通法相,一流武将的罡气外放汹涌澎湃。

虎豹骑的血煞翻滚,凝结成的虎煞威势惊人。

大战进行了一天一夜,最终还是人多势众,而且兵将更加精锐的曹军取得最后胜利。

十万刘军,最后能够逃出生天者不足三万!

刘大耳开启了又一次的逃亡之旅,路过荆州城的时候,还向州城求援,结果州城紧闭根本就没有反应。

护卫在侧的赵云和陈到气得差点吐血,若非刘大耳极力阻拦,他们非得给荆州雄城高大城墙,留下点深刻‘记忆’不可。

倒是有不少荆州百姓,听闻刘大耳的仁义之名,以及曹军的暴虐名声,吓得拖家带口跟随跑路。

很快,荆州城外的旷野,不足三万败军带着数十万百姓逃亡的惊人场景出现。

刘大耳不顾身边心腹的极力劝阻,一定要带上跟随逃亡的百姓,自身逃亡的速度陡然大降。

幸好曹军主力追到荆州雄城时,新任荆州牧刘琮带着印信以及田籍开城投降,让领军的曹操不得不停下追击脚步,先处理荆州的接收事务。

说起来也是好笑,刚刚接任荆州牧的刘琮,被之前支持他上位的荆州顶级世家,卖了一个好价钱。

果然,在世家豪门的家族利益跟前,什么忠孝仁义都得抛一边,荆州名义上落入曹操之手。

此时,距离曹操率军入荆,不足两月时间!

曹操一时志得意满,但觉气运在身天下一统在望。

……

江夏郡太守府,一直严密关注荆州动向的刘琦,第一时间接到了刘大耳兵败逃亡,自家那犹如傀儡一般的二弟主动开城投降的消息。

“快,去请刘磐和黄忠两位将军到太守府一叙!”

白了变瘦,自有心腹亲卫急匆匆离开太守府,奔赴城外的郡兵大营。

亲卫统领刘当被突如其来的变故,吓得脸色发白手脚发软,下意识喃喃自语: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罢了,你怕什么?”

白眼一翻,刘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冷声道:“曹贼人还在荆州那边呢,你这是被吓破胆了?”

“没,没有!”

刘当一张脸涨得通红,急忙摆手结巴道:“我我我,我只是一时难以接受罢了……”

“有什么难以接受的?”

刘琦嗤笑道:“皇叔所部战力虽强,可却是孤立无援,对上军心士气鼎盛的北方雄兵,怎么可能不败?”

“荆州城里那帮家伙,连稍稍试探曹军实力的勇气都没有,见曹贼势大直接投降,更加助长了曹贼的嚣张气焰!”

“我那傻子二弟,被人卖得干脆彻底,怕是用不着多久,就会传暴毙的消息,之前折腾得那么厉害又是何苦呢?”

“不会吧?”

刘当的脸色更加难看,艰难道:“二公子都投降了,难道曹贼都不愿意给一条生路?”

“若是曹贼不打算重用荆州世族代表,我那二弟的生命安还能得到保障!”

刘琦语气平静,淡然道:“可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,为了断绝我那二弟重新复起的可能,我那傻子二弟也就只有暴毙一条路可走了!”

“曹贼可恶!”

刘当怒斥道:“实在太过疯狂了!”

“应该说,荆州世族太过无耻!”

一脸不以为然,刘琦淡然道:“若是换了我,估计也是一个下场,所以没有自己能够控制和信任的军队,还有足够强横的自保力量,待在荆州城就是自陷龙潭虎穴!”

刘当一脸呆滞,下意识点头表示赞同,可不就是如此么?

等等,不对啊……

“大公子,您的意思是,若是曹贼杀奔江夏郡的话,郡城里的那帮子世家豪强……”

声音都颤抖了,一张脸膛更是雪白没有丝毫人色。

刘当被自己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,给吓得差点尿了裤子。

“你猜得没错!”

刘琦肯定道:“郡城的世家豪强,肯定不会介意,将我卖个好价钱,以好保住家族地位,甚至更上一层楼!”

“可恶,真是一帮混蛋!”

刘当气得咬牙切齿满脸狰狞,好像此时刘琦已经被出卖了般,身上杀气汹涌。

“还没发生得事情,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!”

摆了摆手,刘琦好笑道:“只要郡兵牢牢掌握在刘磐将军和黄忠将军手里,就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!”

说到这里,神色悠然语气和缓道:“在这乱世,什么名声名望之类的,都比不得实实在在的军权重要!”

“那,大公子之前怎么让郡城豪强,接掌县兵乡兵?”

“我不点头的话,他们就会老实安分,不会出手么?”

“这,怕是很难!”

“没办法阻止的事情,干脆顺水推舟,而且他们以后都有去处,我也不但他们掌握了几万兵马就敢炸刺!”

“大公子英明,哦,刘磐将军和黄忠将军过来了!”

“快快有请!”

“磐,拜见大公子!”“忠,拜见大公子!”

“哈哈两位将军来得正好,曹军南下荆州已经投降,现在轮到咱们露面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