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星小说app免费版

Post in 未分类

宁西侯猛地回头,冷冷的看着马幽兰,犹如在看一个死人。

他之所以把马幽兰接到侯府里,容忍她的存在,那纯粹是为了瑾哥儿。

先前生意场上借势夺利的事,还能解释为眼皮子浅,没见过富贵。

可若这会儿,他分明衣食住行都没有亏待马氏,马氏却依旧贪心不足的做出这等歹毒之事,只能说明这马氏的人品,很是不堪。

尤其是当下,她竟然还妄图拉瑾哥儿下场!

宁西侯眼里闪过一抹真正的杀意。

一旁的阮明姿用凉茶水帕子敷着额头,有点想笑,嘴角忍不住就微微的翘了起来。

这个马幽兰,还真是会自寻死路啊。

这点子腌臜事,她一个外人都知道瑾哥儿那等小孩子不适合参与,把瑾哥儿给赶走。马幽兰这个要照看瑾哥儿的人,难道还想不到?

怎么可能想不到,只不过这会儿瑾哥儿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,她为了救自个儿的命,自然是顾不得瑾哥儿如何了。

可这恰恰就成了她的催命符……

阮明姿瞅了一眼宁西侯的脸色,什么都没说。

阳光美女休闲出行清新又养眼图片

这会儿隔壁的瑾哥儿大概是听到了动静,着急的冲了进来。

宁西侯脸上神色是阮明姿从未见过的严厉。

他疾声厉色的喊了瑾哥儿的大名:“郁瑾!”

瑾哥儿一惊,生生顿住了脚步,脸上露出几分迟疑的神色来,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马幽兰,咬了咬牙,还是先跟宁西侯行了礼:“爹爹。”

宁西侯见这小子多少还有几分理智,脸上厉色稍稍减少了一分。

“这里没有你的事。出去。”宁西侯冷着脸,直接道。

瑾哥儿咬了咬牙,“爹爹……姨姨这是犯了什么错?”

宁西侯深深的看着瑾哥儿。

马幽兰膝行过去,抱住了瑾哥儿的腰,恸哭起来:“……瑾哥儿救救我!我还想陪着瑾哥儿长大,看着瑾哥儿成亲生子……”

她说的凄厉,瑾哥儿反而面露惊惶。

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!

宁西侯却深知,留下这样一个心急叵测歹毒之人人在瑾哥儿身边,对瑾哥儿的成长绝非是好事。

唐师爷倒是上前,反而低声劝了宁西侯一句:“侯爷,这事让小世子知道,也不算什么坏事。小世子心思纯真可爱,以后得担起整个侯府,早早知道人心叵测,对他来说不算是坏事……若是以后小世子身边再出现这等人,小世子也好有防备之心。”

宁西侯稍稍冷静了下,点了点头,转身大步走到居于中间的那把椅子前,横刀阔马的坐了下去,脸上神色威严无比,又唤了一声:“瑾哥儿。”

瑾哥儿不自觉的就站的笔直,向宁西侯作揖行礼:“爹爹。”

只是这会儿马幽兰死死的抱着他的腰,他这行礼的姿势,多少有些别扭尴尬。

宁西侯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瑾哥儿尴尬的低下头同马幽兰道:“姨姨,你先松手,我好好同爹爹说。”

马幽兰却死死的摇头:“不……”

惊慌无比。

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了!

她死也不会放手的!

阮明姿在一旁直叹气,这位马小姐是疯了不成,没看到宁西侯这会儿的脸都快黑成锅底了吗?

她这是积极主动的在宁西侯的杀心上不停的加码啊。

瑾哥儿也有些苦恼,小小的叹了口气,纠结了会儿。

他见马幽兰实在哭的厉害,他又很是难受,拍了拍马幽兰的肩膀,小声道:“姨姨别怕,爹爹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。”

马幽兰依旧惊恐无比的流泪摇头。

瑾哥儿没了辙,也就随她去了。

宁西侯的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瑾哥儿不是看不懂他爹的脸色,他其实也很纳闷,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他许久没见过他爹这么生气了。

“爹爹,”瑾哥儿低声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宁西侯冷笑一声。

让一个当爹的,跟儿子说,他的一个妾室因为无凭无据的怀疑,就给客人下了春药,企图毁掉客人的清誉?

这话,他实在说不出口!

唐师爷倒是很知情识趣,主动上前,笑道:“还是我同小世子讲吧。”

瑾哥儿连忙又动作僵硬的行礼:“谢过唐叔。”

唐师爷笑了下,道:“马姨娘也是当事人,也可以在一旁随时增补。免得一会儿我讲完了,又要说我说谎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白费口舌。”

唐师爷这阴阳怪气的功夫还是很到位的。

马幽兰脸色一白。

就连瑾哥儿也有些吃惊。

他是见过唐师爷怼人的,但唐师爷这人,也很讲道理,若是你好好同他说话,没有惹到他,他对你的礼仪绝对挑不出半点错来。

可若是惹到了他……

那便是会开启阴阳怪气模式。

瑾哥儿不由得有些忐忑。

他姨姨到底做了什么事?

“说起来,马姨娘自打还未进王府,就曾经使了不少手段,那些事,小世子应该也都听过吧?”唐师爷问道。

瑾哥儿脸稍稍一红,不由得替马幽兰辩解道:“……那是从前,而且姨姨家没有钱,为了银钱确实做了些不大好的事……”

他越说声音越小。

唐师爷这会儿提起这个,也不是要跟瑾哥儿争个对错的。他点了下头,“这事小世子有印象就好,当时马姨娘想要借着侯府的名声,狐假虎威,打主意的店,便是阮姑娘的。”

瑾哥儿不由得有些局促。

“接下来的事我就长话短说了,马姨娘使了个计谋,在这香炉的香中,还有水果里,都下了药。至于什么药呢,我就斗胆跟小世子直说了,小世子以后也长个心眼,是春药。”

瑾哥儿的脸一下子爆红起来。

他想起来方才阮家姐姐那模样,难道……

唐师爷咳了一声,微微点了下头,算是默认了。

瑾哥儿虽然年纪不算太大,但因着以前在京中也曾跟比他大几岁的半大少年玩耍过,那些半大少年里,也有几个早早就开了荤的纨绔。

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那几个纨绔先后都在瑾哥儿跟前显摆过这个。

瑾哥儿那会儿也还不到十岁!